您现在的位置:

伤感文章 >

关于眼花缭乱的唯美语录

  ●它张开嘴巴,像年迈的老人吐痰一样,将身体用力弓着,两朵乳白色的状如蝴蝶的薄膜,从它大张开的嘴巴里缓慢地膨胀出来。宝塔上那些翘起的鳝头都频频点动着,令我眼花缭乱。就这样过去了约有半袋烟功夫,那大白鳝嘴里吐出的薄膜清脆地响了两声,随即破裂了,那些破裂的薄膜在水中轻飘飘地浮游着。与此同时,那群鳝构成的宝塔突然解体,塔顶那条黑色的小鳝疯狂地吞食着那些薄膜,好像在通过这种方式继承老鳝的衣钵。 ----莫言《战友重逢》

  ●12世纪这一百年间,也就是中世刚开始的百年,经历了从院政道平家政权、随后又是镰仓幕府的变迁。如果从11世纪一直存在的摄关政治的时代着眼——其实摄关政治始于10世纪,这样的转变不正是让人“眼花缭乱”的表现吗?
由平清盛建立的平家政权,部分人可能会认为,“毫无疑问,平家取代藤原氏,从此以外戚身份掌控了政治”。 ----小岛毅《东大爸爸写给我的日本史》

  ●独自一人漂泊太久,再令人眼花缭乱的繁华也让人厌倦。 ----妹纸重口味《最佳女配》

  ●超市架上的饮料多的眼花缭乱,不知道是买可乐还是橙汁,就像形形色色的人一样,不知道是喜欢哪种类型。但是别忘了,有一种最普通的叫矿泉水,没有其他味道,却在关键时刻必不可少。

  ●漫漫昼长 眼花缭乱 尘音妖娆 无以名状 呜呼哀哉 搞不懂红尘男女为什么喜欢在一起 在一起至少是活着的吧不满足只闻其声 无忆认为只要对它还有思考力 那它就尚存 天鹅绝唱 岁月又更迭 又一冬日暖阳 好想葬送在这苍茫的大地之上 四肢成为菩提枝干 血液侵染了地表皑皑白雪 流出一条红河 灵魂在风里呼啸 幻化春秋冬夏亦吹散红颜薄妆... 魂牵梦萦 也 不说思量

  ●古史从头看,兴亡成败,眼花缭乱。
多少王侯多少贼,早已全部完蛋。
尽成了,灰尘一片。
大本糊涂流水帐,电子机,难得从头算。
竟自有,若干卷。
书中人物千千万,细分来,寿终天命,少于一半。
试问其余哪里去,脖子被人切断。
还使劲,齿斤齿斤争辩。
檐下飞蚊生自灭,不曾知,何故团团转。
谁参透,这公案。 ----启功《贺新郎》治癫痫病医院>

  ●背叛亲昵的戏码,看得我眼花缭乱,双眼发胀。

  ●是我三生有幸,在这个眼花缭乱的世界中,能和你相依相偎。
是我三生有幸,在茫茫人群中一眼便能认出你,和你走完一生。
是我三生有幸,在最后的时光中,能看见你温暖的笑容。
约定好了,你我下辈子,下下辈子,永生永世都要在一起。

  ●外在世界的眼花缭乱,并没有丰富我们生命的内涵,它只是让我们更加迷失了自己的本性。

  ●首先,诞生在同一个银河系,生为同一种族,生存的时间重叠交织,人与人的相遇也是奇迹般的几率。欢笑也好悲伤也罢,恋爱也同样如此,都只不过是1%可能性的集合。我已眼花缭乱…这个世界上,洋溢着如此多彩的奇迹… ----市之宫行《荒川爆笑团》

  ●飞去吧,令人眼花缭乱的书页!
迸裂吧,波浪!用漫天狂澜来打裂
这片有白帆啄食的平静的房顶。 ----保罗 ·瓦勒里《海滨墓园》

  ●印度教说:“答案是埋藏在我们内心深处的永恒,可是这种永恒被几乎无法穿透的表面自我所蒙蔽,那一大团眼花缭乱的事物、虚伪的臆测与自我关注的本能。一盏灯可以覆满灰尘泥土,几乎完全把光芒盖住了。生命向人之自我所提出的问题,是要清理它存在的浮渣,使它无限的中心可以完全透显出来。 ----《人的宗教》

  ●友谊有两面,一面灿若云霞朗若皎月,闪烁的是真诚的光华,洒下的是关切的妩媚,不因距离阻隔,经得起时间的淘虑;绕到友谊的另一面,那各式各样的花花绿绿,或旋转着或摇晃着,乃至让人眼花缭乱的全是幌子。

  ●在这个眼花缭乱的世界里,一个人需要怎样的一种生活才能平复这颗焦虑的心?

湖北哪家医院治癫痫治得好="margin: 0px 0px 1em; padding: 0px; border: 0px; outline: 0px; vertical-align: baseline; background: transparent;">   ●这世界太大,永远看不完,无穷的变幻,使眼花缭乱...... ​​​​

  ●如果我们永远凭着过去生活的习惯,日常世故的经验,固守已经获得的功名利禄,想要获取所有的权钱职位,什么风头利益都要去争,什么样的生活方式都让我们眼花缭乱,什么朋友熟人都不愿得罪,这样我们会疲于应付,把很多时间和精力都花在无谓的纷争和无穷的耗费上。不仅自己的正常发展受到限制,甚至迷失自己真正应该前行的方向。

  ●考试是夕阳,它让我们看不见明天的阳光
语文是落叶,唰唰唰写下的是无奈的回答
数学是迷药,眼花缭乱函数几何判了死刑
外语是工程,五分钟答完靠的是门儿技术
物理是纺线,千丝电路万缕电功简直崩溃
化学是山川,记不住分子原子药水方程式
政治是宝剑,塞不下法律方略政策改革嘴
历史是秒表,一秒战争史也都让人受不了
生物是天文,人体基因变异了也与我无关
地理是风车,怎么转也转不到想去的地点
考完是狂欢,歌厅酒场网吧通宵也经常干
拿通知临行,忘不了爸妈班主任的阴沉脸
寒假照样欢,中考作业什么的都给我滚边
人生就是狂,一身痞气我满脸正义又咋样
棍棒挨身上,大江南北美丽朝阳看看何妨

  ●渡过西贡河不需要护照,自由往来,但这个渡口就像一个海关。彼岸是金山银海、眼花缭乱、十里洋场,过河来到此岸,立即安静、立即朴素、立即古老、立即亲切、立即肮脏,立即破旧,涂脂抹粉立即消失,反差巨大,简直就像是到了另一个国家。父老乡亲,邻居、故乡、日复一日的日子,令我深深感动。 ----于坚《众神之河》

  ●人生太过短促,而虚的东西又太多,你很容易眼花缭乱,最终一事无成。

  如果你是个美貌的女孩,年轻的时候会有许多男性宠你,你得到的东西太过容易,这会使你流于浅薄和虚浮;如果你是个极聪明的男孩,又会以为自己能够成就许多大事而流于轻佻。

记住,每个人的能力有限,我们活在世上能做好一件事足矣。 ----余光中

  ●晃
让人
眼花缭乱

让人
意乱情迷

让人
神魂颠倒
那些
可能是
最温柔的水波
最温暖的亮癫痫平片一盒多少钱

  ●我理解你生活的苦恼,
我懂得你成才的煎熬。
城市让人生活更美好,
城市也让人活得一团糟。
眼花缭乱就会心性浮躁,
好高骛远最易根底脱锚。
心态失衡看事自然颠倒,
急于求成精神愈发浮漂。
如能平心静气点点丰茂,
城市的大舞台定会让你台阶隆起步步走高。
可惜你放任自流心生奇巧,
家贫贫不过你人心锈蚀精神枯凋。
我不是富爸爸难以让你尊贵显耀,
也没觉得打饼谋生就下贱害臊。
不择手段得富贵我宁可穷困潦倒,
凭劳动获取回报最是立得稳、靠得住、扎得牢。
我的孩子呀,
罗家只有这一个传家宝,
不新鲜,不时髦,遭人讥,惹人笑,
可它是千秋的根基万万不敢乱动摇。”

  ●绽放时,美丽得让人眼花缭乱;
熄灭后,是烟飞尘落、渺无踪迹。

  ●原来想念,也可以很古典…歌曲里,隔着那些浮动的音律,
依稀可辨梁祝生离死别的纠缠,宝黛前世注定的良缘,
还有那些古意苍苍的等待,一日不见,如三秋兮的疯狂,
以及珍贵厚重的情意,死生契阔、与子成说的坚定忠贞……
舒缓温柔的曲调,隽永别致的填词,漫不经心地哼唱着深入骨髓的想念。
伊人走远,时光变迁,落叶一片两片,片片皆是想念的形状……岁月荏苒,红颜不复,雨水一点两点,滴滴不乏纪念的意义 ……
牙牙乐与格子兮押美丽的韵脚,勾勒惆怅的诗意……
混搭一曲别有风韵的《秋殇别恋》。原来不管今夕何年,无论岁月如何交迭,
千年前上演的爱情故事也好,眼花缭乱的现代情感也罢,只要在相爱着,思念着, 所有的情怀,便会出奇地一致,历久弥新,深刻动人…

  ●看着你深邃的双眸,如同星空一般迷人,那闪动的睫光,让我眼花缭乱,我情不自禁沉迷其中;凝视着你樱花般的娇艳的双唇,与你脸上的淡红相映,这是一个无暇的妖精下凡···
你就这样冒冒失失地闯进我的心中,让我早已冰封的心重新解封,那一瞬间,春暖花开。

  ●当男人爱上女人的时候,千万不要试图用爱去吸引她,因为女人需要的是令自己眼花缭乱的光芒!

  ●秦漠从不相信会有什么巧合。

铁岭市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原本沉浸在心底深处的猜测,像是有了确切的证实一般,被劈开了冰山一角。

那总是觉得熟悉的做事风格。

那相同的黑客技术,纵然后来有收敛,但是第一次在游戏里相遇,他之所以会注意到那个人,也是因为某人的手法很像z。

还有……那站在黑暗中,手染鲜血却眼睛发光的模样。

那不顾一切,也要给一些人发出声音的执着。

那谁都不放在眼里的臭屁样子,那眼花缭乱的伪装手法,那明明给人感觉是温柔,却在低下眸子去的时候,嘴角滑过的狡猾。

这些,全部都是z的特点。 ----战七少《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

  ●繁华世界,太容易让人眼花缭乱,也太容易让灵魂失去本来的面貌。很多人被各种欲望迷惑着,挣不脱名与利的大网,为了某一个渺茫的目标忽略了亲情,漠视了爱情,甚至背叛了友情,只有孤独的躯壳踽踽独行。我们要学会为灵魂沐浴...为灵魂沐浴,清醒地活着,让自己的身和心都保持着高洁的品性!

  ●前些日子在夜晚乘公交车回家,在拥挤逼仄的空间里尴尬地抓着扶手。大多数时间面无表情地看着窗外,想象车子在夜间的道路上安静地行驶,消无声息地划破黑暗。却被转瞬而逝的街灯打断臆想。目光偶尔扫过车上神色各异的乘客,他们安静地细语或是轻松地调侃,而我的思绪像一支笔断断续续地企图描绘这样的场景。各怀心事,擦肩而过,这样的事情让人的内心觉得安静。
然后就突然遇见了那起车祸。说不上震撼。公交车匆匆地驶过,车上的乘客好奇地议论纷纷,甚至有人耸人听闻地谈及更多的车祸。片刻过后,车上恢复如常。到站,下车上车,继续启程。每个人依旧怀着各自的心事,继续各自的谈论。车窗外依旧是转瞬而逝有些让人眼花缭乱的街灯。仿佛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

  ●在我那时候,Peter Guillam,我见过白厅裙子流行然后又衰落。我听过所有那些什么都别做然后等着大丰收的冠冕堂皇的理由。我见过有人上蹿下跳然后称之为进步。我见过好人碰壁,白痴以令人眼花缭乱的节奏升职。但最后剩下的只有我和30多年无法选择的冷战。

  ●(初见)

不知不觉时光飞转
冬天的脚步渐行渐远
那一串串脚印
还依然可见

风儿吹开水面
掀起涟漪串串
偶尔有冰排划过
那是冬的孩子在游玩

墙角里冰雪还未融化
朝阳坡上草儿黄绿相伴
叫不出名字的野花
一束束飘着淡淡的幽香
看的眼花缭乱

春天的风景无限
心里还把那枝梅花留恋
没有雪的陪伴
你是否还会娇艳
是你抛弃了雪
雪才会伤心的消失不见

你相信了春风带来的暖
却忘了雪对你相伴
眼里的美总在变换
谁还会把最初留恋

© wx.kgipd.com  鸟瞰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