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心情日记 >

有关网络文学写作的断想-


      文/吴二师
       一
      近年来,特别是2010年以来,我在网络世界里,逐渐养成了一个不大对头的嗜好,喜欢看小说和篇幅短小的纪实小故事,尤其喜欢看女人写的东西。我经常登录“躺着读书”和“企鹅的窝”,最近又迷上了倍可亲的“婚姻家庭”。
      一个大男人老是跑到这种地方去总归是应该感到不好意思的。如果是潜水没人知道也就罢了,可看到好东西,激动之余自己又会情不自禁地浮出来发几句感慨。男人天生应该以事业为重、以挣钱为主。像我这样,吃饱了睡,睡醒了就上网,上网又没正经事可做,去人家妇女们去的婚姻家庭,去虚无飘渺无病呻吟的网站,实在是一种可疑的生活方式。
      我这种日子,和那些下岗的无业的摆地摊的兄弟们相比,当然要好得多了。可我觉得我是虚的他们是实的。他们之中的很多人根本就不会上网,也根本没有上网的心情和欲望。他们在为生存疲于奔命,他们在光明正大的与命运抗争,他们苦的踏实,累的踏实,他们有坚定的信念:为了老婆孩子,前进!
      我这样在网上鬼混算怎么一回事呢?治癫痫哪家医院好
      我为我自已找了二条理由:第一,我想有个家。普天下离了婚的男人大概都对婚姻家庭问题感兴趣;第二,热爱文学是男人的优点,我想写一本书。可睡一觉醒来我又把这二条全盘否定了。
      第一条理由显然站不住脚,一个大男人不出去挣钱不干出一番事业,何以为家?去“婚姻家庭” 谈天说地纯粹是浪费时间,是缘木求鱼。第二条理由细想一下,简直就会把人羞死。文学独领风骚的年代早就一去不复返了,现在阿猫阿狗都在写作,“热爱文学”无论如何不能算是男人的一种优点了。至于说想写一本书,搞个什么“一本书主义”,也同样是迂腐透顶的想法。王小波说得好:“现在书店里卖不出去的书比超级市场上的卫生纸还要多。”就算写出来了,谁要看?谁会买?
我前妻曾指着我的鼻子下结论说:“所有沾上了文学恶习的人,脑子都有病。”我父亲的教诲更是如雷贯耳:“你要像远离毒品一样远离文学呀。”
      嘿嘿。我该怎么办?回头是岸吗?
      道理我是想明白了。但想明白了也是白想,我前面没有岸,我回头也看不到岸。我照样天天去这些老去的地方。我早过了喜欢听故事的年龄了,照样被小说中的故事、纪实作品中的故事感动得一踏糊涂。
      我无药可救了。
 怎样做好癫痫病的预防工作     


      二
      是的,文学也像鸦片,一旦沾上了,特别是年深日久了,想戒绝也难。在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好了,日常生活也安排妥贴了,而且确实是有话要说绝非无病呻吟的前提下,抱着自娱娱人的消遣心态,业余过过文学创作的瘾。我以为这是明智的可取的写作态度。
  网络没有名利。现在我们这些阿猫阿狗都可以称之为网络“作家”了。
  因为写的好,你的贴子在网上被这里转载那里精选的事情时有发生,但你却休想得到一分钱稿费。对此,你得永怀一颗感恩的心:哈哈,这是好事,这样就有更多的人能读到我写的文章了。在网上写作就得有点为人民服务的雷锋精神。我们甘愿在网络文学天地里无偿抛洒自己的劳动汗水。为谁辛苦为谁忙的问题,永远不是我们网络写手要问的问题。
  网上写作也好,网下也好,写作这种创造性的脑力劳动是一件很寂寞很私人的事.经常需要来自外界的鼓励的掌声,聊以忘却孤寂,重拾信心。这是我喜欢在网络上写作的重要原因之一。贴子一发,无须经过编审们旷日持久的初审、终审等层层关卡,真要写得好,大家当面就给你拍响鼓励癫痫病好治吗的巴掌。纸媒不会轻易给你鼓励,因为时下给纸媒写作投稿的人太多,而纸媒版面有限、僧多粥少的状况由来已久,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给纸媒写稿虽说是多少不一有些稿费的,但最好别指望靠它来养家糊口。好几年前我在某一以关注恋爱婚姻问题为主的杂志上发过一篇稿子,总共三千多字,稿酬1200元。通常我们好不容易收到的稿费大多是二十元至几十元不等的样子。我因此一口气又写了五、六篇这样类似的稿子,以为同样能卖个好价钱。可这样的高稿酬,空前绝后,仅此一回。
  听说连贾平凹这样的顶级大腕作家,当初也都收到过60多封报刊杂志的退稿信,说是贾兄因此险些疯掉了。贾兄尚且如此,何况我等无名小辈?
  那个著名文学编辑谢先生当年在广州的某纸媒当编辑时,为了我在寄给他的一封投稿信中伸手向他讨要稿费的事,他在百忙当中抽空写了一封公开信登在他负责的报纸版块里,说凭我那点水平就想天鹅屁吃,门都没有,并正告我,我们报社可不是慈善机构。我原是在自信等候这位谢编通知用稿的喜讯的,没成想却等到了他的这封公开信,当时就直接羞得我要往地缝里钻。
  要靠写字赚钱,目前唯一能勉强走得通的路,大概就是给各种大小报纸写新闻稿了。原因有三,一是新闻的用稿量长期以来总是相对较大的;二是新闻的性质决定了报纸新闻版的老编们大多不易形成固定的稿源圈子;三是那有了些明堂的作家们不愿意再赚这份辛苦钱,因为每篇新闻稿如果真要按百分之百新闻的真实性要求来写,那就真比写小说还难。
  
哪里看癫痫


       三
       要写东西给别人看,就要看别人写的东西。我除了喜欢在网上看小说和纪实小故事之外,我现在也喜欢看书。但这书主要是指经典名著,因为在网上看大部头的经典作品,眼睛吃不消,而报纸杂志上的文章,说老实话,近几年来,我是越来越看得少了,网文却看得越来越多了。纸媒上的文章有好的,网络上也有,现在已不分伯仲,都有精彩的篇章,而眼下网文比纸质文章更易到手,有更广泛方便的挑选余地。
  《三联周刊》中“生活圆桌”栏里的小文章,应该说大多都是堪称精品的,让人看得很舒服。但问题是这样的杂志老是很难到手,跑到邮局去,有时有卖,有时缺货,不是想看就能看得到的。我就赌气地想:再也不操这份闲心了,去他妈妈的《三联周刊》。我在网上照样有短文精品可看,那味道读来也绝不比《三联周刊》里的文章差。
  我喜欢看书。就像狗喜欢啃骨头。哪管它骨头上有没有肉、哪管它书中有没有黄金屋。
  


 

© wx.kgipd.com  鸟瞰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