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心情日记 >

另有任用 第七章-

    县里缺水的问题随着三眼井的出水,又加上雨季的雨水积存汇入水库,水的问题解决了。何田山就因为这件事情在全国有了名气,省上有一家媒体就移花接木地说何田山在上面有靠山,这打井找水、修建水库、拉水救援等等都是上级的政策,何田山就是贯彻落实了中央政策,何田山就是学农业专业的大学生,双手划不了一个八字,会个什么。都是说你行,你就行,何田山就风生水起了。
    也就在全县干旱的关节口上,王纯出了医院,就没有再上班,一直在家里休养,因为车祸撞了小腿,尽管说没有造成残疾,但是这伤筋动骨要三个月,况且招商引资的工程项目在县里也从开始阶段转入了日常工作,招商引资发挥出的作用也是明显的。这些都在不断地拉近了县乡经济发展步入城市化、工业化。就县里实际状况,又发展不了轻工业,都是和农业生产环节紧密相联系的,比如草编厂、粉丝厂、乳业公司等等。
    何田山先后多次都王纯家看望,县里四大班子也都表示了慰问。
    王纯这样一病,招商引资的事情基本上没有再像过去那样红红火火地开展起来。
    也同样在这一个关节口,有人举报上招商引资出现了贪污问题,省上也派了工作小组来县上调查,结果这些事情都是小人们背后玩弄的把戏。王纯在家里听到后,很气愤,说这明显是有人看重他这个位子,想找点事情,让他下来。王纯把这些气都撒给了何书记。何田山说,你在县里工作的时间比我要长吧,你应该比我了解这里的“风土人情”吧。
    何田山说:“市里、省里多次找我谈话说想把我调离,当初来也是考察考察锻炼锻炼我,可是我就是不离开。你知道为什么吗?我在这里工作,谣言满天飞,我如果在一件事情上没有处理和解决好,我一抬腿走,后脚就会骂什么话的都有,我就是整个人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与其这样,不如在这里静下心来,踏踏实实为老百姓真正做几件实事情。退一万步讲,哪怕将我的骨灰撒在这里的山山川川、沟沟岔岔里也没必要说现在离开的话。”
    王纯说:“何书记刚来县里有正气、霸气和才气,现在看来被这里老百姓教育的没脾气了。”
    何田山说:“什么叫入乡随俗吗?我手里有支笔,能当枪使唤的,却没给我派来,和我打伴的是刘宽县长,说这些你是明白的。既然组织上决定了和谁,我都服从的。比如在处理你这件事情上,我是坚决从严处理的,想想不把你处理,全县那么多干部都去超生,我扛回黄牌警癫痫病的发作频率固定吗告处分。我就要下决心改变这里越穷越生的生育观念。刘宽县长为你说了很多好话,我都听到了,我说,这些事情我会做好的。我把你处理了,我就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待的。包括后来你背后搞的一些小花样,我都没有发火。我想着,只要我还在县里,还是这里的父母官,我就一定要把你的事情解决好。这与情与理,都是站得住脚的。当初,如果我心软不处理你,你可以想想谁会把计划生育超生的罚款如数上交卫生局,谁都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名字在县文化广场电子大屏幕上赫然写着几个孩子,罚款多少,什么时间必须上交的字样。这些都是特殊时期的特别手段。你要理解我,王纯。”
    王纯说:“我是在你让我回了县城慢慢地了解你的为人了。以前,在县委常委会议上,我是副县长,但是我总认为你是新官上任,无非是烧三把火。所以说,当时很多决策我基本上保持沉默。”
    王纯还说:“你让小赵暗中调查我和严胜的事情,我也是最近听到的。其实,我也不生气。你不放心我和严胜。怕我们是你身边的‘危险品’。何书记,严胜能来我们县上投资乳业生产是我们做了大量的工作的,招商引资这块工作不好做的。面对着种种金钱、美色等等诱惑,我是经历过了,说不来不怕你笑话。也是冒汗惊心动魄地闯过了这几关口的。如果为了钱,我在招商来浙江人进县里大搞贸易和商铺后就可以捞好处溜走的,当时,我想得最多的是我走了,你还在县上是‘一把手’。抓回我的肯定是你,所以说心里的确是胆怯了。另外,拿钱的事情和机会太多了,就你关心的招标标的外漏的事情,现在没必要再查了,是当是县委大院里的小徐,她卷了钱就远走高飞了。这也是离奇的人,为什么走了没有下文。也没有人去过问,现在再追回来,意义不大了。你肯定问我了,你怎么知道的。小徐临走给我说了,让我替她保密。我为什么没有上报,怕影响旧城改造的事情。因为县里出现什么风吹草动,群众就会议论成满城风雨。”
    何田山说:“旧城改造已经过去了,小徐拿了钱财也是心里有鬼,我说怎么没等工程验收就离职了。”
    何田山说:“小米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情,李中民陷些卷入人事矛盾纠纷之中。”
    王纯说:“这些事情小米没给你说。”
    何田山说:“小米最关心我什么时间帮他解决工作问题,可是到了后来,我没有信心帮他了,也是因为你干爹不在了,我再怎么帮,这以后还不知道会发生啥事。小米给人感觉在外面闯荡了大世界,其实在人际关系上不如你干爹。”
 &nbs如何减少癫痫对患者的危害p;  王纯说:“小米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也没有联系过。”
    何田山说:“我也没有联系过,我自从上次教训了小米一顿后再也没有联系过。我是希望他能自立,不要什么事情靠关系,自己学的东西发挥不了,现在求人做事太难了,况且我在市里是两眼黑。我的手还插不到市里去,李中民这么神通广大的都怕小米了。我想了想,帮不了小米什么忙的。”
    何田山从王纯家里回来,几天都睡不安稳。
    县里自从上次整顿干部工作作风后,教育局局长的位子就一直空着,马栓锁“双规”后,县委县政府为此事情召开过专门的研究会议。
    在会上,省上挂职的李泌阳和何田山的意见是一致的,新的教育局长应该从县里面竞争上岗。刘宽县长说,这些是政府机构,任命吧!全县选,要花多少时间,谁能起决定作用。刘宽县长也说了上次招标漏标的的事情,谁为这些事情承担责任。况且教育局是一个特别部门,不是谁都能靠说一两句话就说能胜任的。
    这场讨论持续了很长时间,教育局的日常工作由副局长贺君天代管。
    一场秋雨之后,何田山在县委会议上又提出了教育局局长人选的事,刘宽县长继续坚持自己的观点,这样的矛盾越来越明显。何田山说,刘县长是有人选了。刘宽县长说,这些都要大家考察,我一人说了不算。何田山说,这事不能再拖了,一个县,教育局局长一直空缺着也不合适,让临近几个县开会都笑我们,我们派出的总是副局长,为这事,贺君天找过我多次反映,希望能解决教育局局长位子空缺。再者说,贺君天有经验,不管是竞争上岗还是任命,我们都要考虑考虑老同志的。刘宽县长说,现在干部都年轻化,我想我们还是从长远来看教育局局长的任命。
    刘宽县长不松口,每次一讨论到教育局局长人选问题都不欢而散。
    何田山在私地下还问过刘宽县长,如果你看中了谁提拔,那么也不错。总之,这事再往下拖没意义了。教育系统都不知道要乱成什么了。
    刘宽县长说:“我是一直没有发现合适人选。至于是谁做教育局局长,我认为很关键。贺君天明显不成的,他老了,干不动了。几个乡镇上的镇长书记的,我倒看好,都有两把刷子的,有基层经验,熟悉农村环境,懂得怎么教,教什么。”
    何田山听了刘宽县长的话忍不住笑出了声。
&nbs黄石癫痫病治疗贵吗p;   何田山说:“刘县长,你说的镇子上的镇长书记,我太了解了。对群众工作是好刷子,能文能武。教育局是什么,这些人进了教育局,我估计会搞出笑话的。镇子上镇长书记谁愿意来县里,谁都知道呈霸一方过着诸侯生活是什么滋味,这教育局是清水衙门,又接触的是教书的白面书生,我个人感觉我们的镇长书记都是大老粗,教育局局长不适合镇长书记们做的。搞不好,给我们会添很多麻烦的。”
    刘宽县长说:“教育局局长人选也别这些复杂了。我提个名,你通过一下。”
    何田山说:“这要上会议的。”
    刘宽县长说:“我是说,我现在告诉你谁最合适,你点个头,上会议就一致通过好了。不要再折腾竞争上岗,万一半路杀出…,我们怎么办?”
    何田山说:“你说是谁,我看看。”
    刘宽县长说:“新鸡镇,王鸣。”
    何田山闭上了眼睛,闷了半天说:“还行。”
    很快,王鸣就作为教育局局长最佳人选上县委会议研究。
    李泌阳作为考察王鸣的领导干部先下乡到了新鸡镇考察。王鸣对李泌阳的接待是空前盛大,这些都出乎李泌阳的意料。
    作为省上挂职干部锻炼的一般都是空职,起不了什么作用的,在县里的工作上是典型的敲边鼓。
    李泌阳回县里,报告给何书记说:“王鸣很精明,也能干。”
    李泌阳美言王鸣。
    何田山又问了李泌阳,“王鸣在哪里招待的你。”
    李泌阳说:“在他家啊。”
    李泌阳说:“坐着王鸣的吉普车到了家里。”
    何田山说:“家里能招待个什么。”
    李泌阳说:“家里吃着放心,就是几个小菜,喝当地熬的稀粥。”
    何田山说:“我记得上次我去新鸡镇,王鸣说请我去他家做客。我没有去,这次你是赶上了。”
    李泌阳说:“吃得好不算什么,我是看了王鸣家里的字画真好。”
 济南癫痫病专业的医院;   何田山说:“字画,你要了。”
    李泌阳说:“我怎敢要,你知道是谁的字画吗?张大千”。
    何田山说:“这么说来刘宽县长看人很准得了,这小子还是文化人,平时看不出来的,多次开会,我批评的就是王鸣。开会总想坐后排,感觉怕露面,你说我们做群众工作的,不露脸行吗?”
    李泌阳说:“其实,我们作为领导干部到农村,除了工作更多的收获是看群众生活,很群众的精神风貌。我感触最大的是这里人喜欢字画。我们县里应该重视这点,大搞文化兴县,搞出几个特色来怎么样?”
    何田山轻轻地拍了李泌阳的肩说:“你来县上几年了,比我好像是早了一年时间,这次派你到新鸡镇做考察工作,收获颇丰。你提出的观点很新颖、独道。我会在县委会议上当重点来研究的。王鸣人品怎么样?”
    李泌阳说:“为了考察这点,我在车还没有到新鸡镇时,就临时下车走了两个村。问了好几户人家。我问新鸡镇的书记姓什么,群众都知道姓王,叫王鸣。我还问,你们书记为村子里都做了些什么事。群众中有人说我们王书记工作作风踏实、肯干、有为。我说,你说的这些都很概括了,比如王书记给你解决了什么困难。群众中的那个高个子年轻人说,去年地膜玉米在铺地膜时,王书记蹲点在我们村,他和我们一起劳动,检查我们铺地膜的情况,不光是检查,他扑下身子来为我们盖地膜塑料,这么好的的书记,我见过得不多。很多都是走马观花地看看地膜怎么盖,而王书记是亲自来为我们盖地膜,希望我们地膜玉米的田间管理做好,注意天气变化。
    在另外一个村子里,李泌阳走进了村里的小学。孩子们都在上课,李泌阳就找见正在给孩子们上体育课的老师问,农村体育课开展的怎么样,新鸡镇对小学工作支持力度怎么样。那位老师说了,王书记在上任的这三年里,几乎把村村的小学跑了一个遍。看见村小学校舍建设不好的,都划拨了钱盖了新校舍。小学上学难的问题基本解决了,村子里的小学合并和合并,都是寄宿制的,这样一周孩子回家一趟,都过集体生活。体育课都给开设,体育器械也一个小学一整套。在计算机学习方面,镇子上也出钱买了新机子,建了多媒体教室,比我们以前的校舍、设施强多了。家长也放心把孩子送到我们村里的寄宿制的学校上学,村里民办的幼儿园也办了起来,王书记还来我们这里为幼儿园开办剪彩。
    经过县里会议研究决定任命王鸣为教育局局长。

© wx.kgipd.com  鸟瞰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