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心情日记 >

一个人的和谐纪实

  一个被爱的女人

  知道我离婚的消息,好友茵子说:“你呀,如果听我的早点要个孩子,也就不会离婚了。”她和她丈夫打打闹闹上十年,但一直没离婚,为的就是要给儿子一个完整的家。所以她认为,孩子问题是我离婚的关键。

  也许吧。我和郝健结婚十年,一直没有孩子。不,曾经有过,但是流产了,再也没有怀上。

  我不知道郝健是怎么想的,但对生育,我的心里确实有阴影。

  郝健在高新科技园的一家软件公司当副总,这几年是事业的高峰期,三天两头地出差,他给我钱,让我买新衣,出去旅游,但就是没有时间陪我。

  我只好自己给自己找快乐,我参加了车友会,在一次车友会组织的户外活动中,我认识了唐亚明,他在一家网络公司做中层,29岁,英俊潇洒,依然单身。

  “这么优秀的男子怎么会单身呢?”我问他。

  他说:“优秀的就一定不会单身吗?”

  我一时无语。

  那个周末,我新买的电脑无法上网,这种事以前都是郝健管,但他到东北出差了。我便给唐亚明打电话,他在电话里问我一些电脑与网络的问题,我完全答不上来。他说:“你啊,真笨。”然后就过来帮我重装电脑,重装网络。

  晚上,我请他吃饭。我们聊得很开心,饭后,他说:“走,我请你看电影去。”

  他没有请我去电影院,而是去了他曾读书的大学的露天电影院,那倒是一种很新鲜的感觉,天为幕地为席,周围是一群年轻人,我好像回到了二十岁。

  走在散场的人流中,唐亚明自然而然地牵起了我的手,说:“走,杨同学,我带你走走情人路。”

  情人路是这所大学的一大名胜,果然,一路上时不时经过有如雕塑般拥吻在一起的年轻男女,想当年,我和郝健也走过这里,也有过如此的浪漫举动。可最近三年,我们连手都没有牵过,我们视彼此为同室而居的异性,但已不再亲密。

  现在,牵着我的手的唐亚明给了我一种全然没有的激动。

  分手之后,收到他的短信,“刚才不好意思说出来,其实我很想你。”

  当我往回看的时候,远远地看到他也在看我,然后他就快步贵州著名癫痫医院走了过来。

  那个晚上,终结了我和郝健之间不冷不热的夫妻关系,既然他和他的事业结了婚,并不需要我,那么,我也换一种活法吧。虽然,唐亚明比我小五岁,他不如郝健事业有成,但我相信他是个绩优股。最关键的是,跟他在一起,我感觉到自己是一个女人,一个被爱的女人。

  70平方米的老房子

  离婚办得很平静,郝健给了我优厚的补偿,给了我他在他们公司的一半原始股,这让我的下半辈子基本上可以衣食无忧。他说:“你把一个女孩最好的时光给了我,谢谢你。”

  我流下泪来,其实,我当年流产的原因,是我内心有一种恐惧,他的母亲有精神病,我担心会有家族性遗传,所以和他商量,我们就做丁克。他答应了。现在,我外遇在前离婚在后,他不怨我,我真的很惭愧。

  我说:“郝健,你是个好男人,会有一个好女人来配你的,你们可以生一个可爱的健康的孩子,过幸福的生活。”

  搬离160平米的豪宅,我和唐亚明住在他的父亲留给他的一套70平米的老房子里,我其实很知足,房子小反而更温暖,更有人气。虽然亚明从来不收拾房子,刚住进去时那里就像狗窝一样,但现在我是他的女人,我会用我的贤惠勤劳让他过上舒服的日子。

  亚明在一家不大不小的网络公司工作,为了业务应酬挺多,有时会回来的很晚,我有点不高兴,他说:“你以为我愿意呀,还不是看你跟我在一起住这破这旧的房子,怕委屈你,想多挣点钱换大房子啊。”

  我告诉他,其实我不在乎房子的大小,只要两个人过得幸福就好。

  “但是,我希望我的女人住在像样板房那样的房子,我觉得那样才叫给了她幸福。”他说。

  我笑了。如果能让他觉得幸福,我倒是愿意买房。郝健的公司股票上市了,利好不断,我只要卖出一部分股票,房子车子都有了。

  在短短的一个月,我在三环附近买了一套140平米的新房,另外,给亚明买了一辆新的雷克萨斯。

  他高兴极了,说:“我们马上装修新房,年底就办婚礼,我要用最隆重的婚礼来迎娶我的新娘。”

  一个长得像“郭美美”的女人

  可是,当我在装修新房的时候,却常常找不到亚癫痫有什么症状,有后遗症吗?明的人。他说:“我很忙啦,正在接洽一个大客户,这单要成了,装修房子的钱就有了。”

  “新房新车都有了,你可以歇歇了。”

  “我是男人,怎么能坐享其成呢,我要奋斗,我要向你证明我也很行啊。”

  我只好笑笑,他说的也有道理。

  有一天,我很无聊,登录了QQ,上了我好久没有去的车友会那个群,在这个群里我一直是潜水,谁也不知道我是谁。而亚明,一度是这个群里的核心人物,自从买了雷克萨斯后,他就退了这个群,进了雷克萨斯的群。

  巧的是,那天群里的人正在讨论各自单位的奇葩。如开宝马上班的阔太、开奥迪的保安等。

  有人调侃:“是不是那奥迪是那位阔太送的哟。”

  有人接:“这不是没可能的,有一哥们,现在退群了,前几天碰到他,开一雷克萨斯,旁边一女的长得像”郭美美“的,据说是富二代,你说那车,是她的亲爹送的,还是干爹送的?”

  我突然想到亚明,难道说的是他?他的车是我送的,我绝不允许他的身边出现别的女人。

  我给唐亚明打电话,问他在哪里。他说在公司,见一客户呢。

  当初买车时,车上加装了GPS定位系统,我查到了车的位置,在航空路一家酒店的门口。

  他对我撒谎,他到底要掩盖什么?难道他和“郭美美”在一起?我下楼,开了车,直奔而去。

  当我到那个停车场,看到了那辆雷克萨斯,我将车停在离之不远的地方,心怀忐忑地等待。

  终于,唐亚明出来了,和他在一起的果然是一个长得有几分像“郭美美”的女人,两个人的手并没有牵在一起,但是目光却缠在一起,那是我熟悉的,亚明,当初他也是用这种的目光溺杀了我。

  我气得手脚有些发抖,但我还是能将车开出来,跟在他们的后面。

  等车离开闹市区,上了三环,车流量减少,我给他打手机,问他:“你现在在哪里?和谁在一起?”

  他说:“我还在公司等客户唉……”他装着很无奈的样子,然后,我听到了旁边女人的一丝轻笑。

  这笑声激怒了我,这是对我的嘲笑。

  我说:“癫痫病的早期症状能治好吗唐亚明,你,你这个骗子!”我想追上他的车,车速开得越来越快,同时,我在想,我是不是要遥控GPS上的自动熄火装置,那个几千块钱装上的东西,我还从来没有用过,但现在在三环,如果车熄火,后面的车追尾,这太危险了,我的脑子里一时乱糟糟的。

  正在这时,一辆货车从我的车边超车,我慌了,手一抖,方向盘向货车方面歪去。尖利的刹车声、剧烈的震荡是我最后的知觉。

  往事已不再提

  当我醒来时,我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全身裹在绷带里,身上插满仪器。

  “肋骨七根骨折,腿骨多处骨折,腹腔破裂。”主治医生对我说,“万幸的是心脏虽然受到挤压但并没有受损,否则就有生命危险。”

  我的同事和朋友都来看我,郝健也来了,他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痛心地看着我。

  他问我需要什么,只管给他电话。我不能点头,只能眨眨眼睛,然后眼泪就流了出来。现在,我很后悔,其实当初我选择做丁克,一方面是因为担心他的家庭有精神病遗传,更多的却是我自己不敢承担起婚姻的责任来,我不去用心经营家庭,索取多过奉献,当觉得生活无趣时,就在外面寻找浪漫,为此,我付出了如此惨重的代价。真正有的病的人,是我。

  唐亚明也来看我,我将他赶了出去。如果不是他,我不会躺在这里,承受身心的剧痛。我不能原谅我自己,更不能原谅唐亚明,他骗了我。

  人能重活过来的感觉很好,可以看清一些事,去做一些事。

  我第一件要做的事,是向唐亚明索赔,我要他将我购买的房子、车子归还给我。

  他说:“没门,那都是你赠与给我的。”

  我告诉他:“如果你对我没有欺骗,可以算是赠与,但是,你欺骗我在先,那就是涉嫌诈骗。”

  “证据呢?”他问,“你有什么证据说我诈骗你?别忘了,买新房子的钱是我把旧房卖了再买的,一套老城区的旧二居室是可能买下三环边的新三室的。”

  我怔住了,他的房子当时只卖了45万,而新房是89万,那辆雷克萨斯接近50万。前前后后我在他身上花了近百万,换来的却是这样的一个结果,我真的是瞎眼了。

  当郝健来看我时,我把事情的前前后后癫闲用什么方法治疗告诉他,向他忏悔。“我很傻,我是奔着爱情而和唐亚明牵手的,没想到他骗了我。现在,我受到了惩罚,我知道了被背叛的感觉,真的对不起。”

  他说:“过去的事就不要提了。”

  当他问我下一步怎么打算时,我说我要向唐亚明索赔。他说:“好的,我们公司的法律顾问特别擅长打这种官司,我让他帮你吧。”

  在法庭上,当我的律师把一系列的证据呈堂供上时,唐亚明无语了,他没有想到,我的前夫成为我坚实后盾,我的收入情况、离婚时的财产情况以及后来股票的交易、一系列转账凭证,将事情的经过讲得那么明白。而唐亚明的收入是无论如何不能支付这段时间的巨额消费的,这是明眼人都能看出的问题。

  我打赢了这场官司。

  一个人的和谐

  经历了这一切,我更加感觉到了郝健的好,我想回头,我问郝健:“我们能不能重新开始?”

  他说:“对不起,我的身边其实有了另一个女人,这是你曾经祝福过的。”

  原来,在离婚几个月后,他的朋友给他介绍了一个女子,在那个女人怀孕后,他们已经去拿了结婚证,再过几个月就要生产了。

  是的,这正是我祝福过的,我把一份现世安稳的幸福拱手给了别的女人。我的心里顿时疼如刀割,眼泪刷刷地往下流。

  他说:“我帮你,只是尽一个前夫的义务。你有的时候很天真,我不想看到你被人骗被人欺负。至于我一直没告诉你我结婚的消息,是不想刺激你。其实,我知道,我们的婚姻结束,我是有责任的。现在,我们都汲取教训,重新开始吧,我相信你还是可以遇到适合你的人,不过,现在静一静,也许对你更好,先实现一个人的和谐,再等待两个人的幸福。”

  走在秋日的街头,梧桐树的一枚落叶打着旋落到我的肩,我摘下它,知道在我的心里有些东西已经逝去,不可挽回,但是,四季有轮回,人生有起落,现在低潮的时候,就一个人好好地过吧。

  一个人的和谐,这样,也好。

  突然很喜欢这种感觉,是的,有些事情发生了,是坏事情,但是,其实,这样也好。至少郝健现在很幸福。至少,我从一场骗局中清醒过来,而不必赔上我今后整个的人生。这样,也好。

© wx.kgipd.com  鸟瞰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