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诗歌大全 >

小保姆千里追踪被拐小主人纪实

  女主人带3岁的孩子外出,不小心让孩子走失了。女主人因对孩子的过度想念患了精神分裂症。面对转瞬间分崩离析的雇主一家,曾经深受他们恩惠的小保姆何去何从?

  一个偶然机会,小保姆在探听到一群人贩子的踪迹后,做出了惊人举动:“卧底”人贩子内部,探寻小主人下落……

  雇主家悲惨变故

  彭小青出生于重庆市綦江县。四年前,在她考上綦江县一中时,父亲突然患病住进了医院,昂贵的医疗费用,迫使她无奈地选择了放弃读书,来到广州当保姆。

  男雇主是一家科技公司的部门经理,叫李宏。女雇主是中学老师,叫闵芳,他们有个3岁多的女儿,小名晨晨。彭小青手脚很麻利,很快便赢得了李家上下的喜欢。

  灾难突然降临。一天下午,闵芳带着晨晨出去散步。几个小时后,彭小青接到闵芳的电话,让她赶紧出去帮忙找晨晨,晨晨不见了!随后,一行10多人,翻遍了居住区域周边的每个角落,均未能找到走失的晨晨。无奈之下,众人报了警,警方尽管投入了大量人力,依旧未能找到孩子。警方估计孩子可能被人贩子拐走了!

  李宏在妻子闵芳把孩子弄丢后,一向温和的脾气突然变得暴躁,不时指责她不小心,连一个孩子都看不住。闵芳不仅要面对来自丈夫的不满,还要面对周围人的嘲笑:“当妈妈的竟然把孩子弄丢了,真是笑话!”她的精神压力越来越大。不久,她竟行为异常起来,经常捧着晨晨的照片,不停地念叨一句话:“晨晨,都是妈妈不好,都是妈妈不好……”

  闵芳被送进了医院,医生检查后,发现她患上了精神分裂症!闵芳住院后,李宏让彭小青好好照顾闵姐,自己却很少前往探望。他害怕看到她,每看到她,对孩子晨晨的想念便搅得他痛苦不已。

  想起这个家曾经的欢声笑语、幸福和谐,彭小青心酸不已。在这里,她尽管只是个保姆,但她并不感觉和他们是受雇关系,而是一家人,他们是她的亲人。彭小青治疗女性癫痫病的办法告诉自己:“你一定不能忘恩负义,将闵姐抛下!”

  一天,一个老乡邀请彭小青去参加老乡会。她带上了晨晨的照片,叫他们帮忙留意一下。一个老乡说:“我认识一个叫刘芳的贵州女人,她身边经常会有不同的孩子,她总说那是老乡的孩子,她帮忙照看一下。你们说她会不会是人贩子,听说贵州那边人贩子比较多。”大家一致认定,这个叫刘芳的贵州女人值得怀疑。彭小青心里一动:“如果这个刘芳真的是人贩子,或许从她身上能够找到晨晨的下落。”她决定认识这个叫刘芳的贵州女人。

  “卧底”人贩漫漫寻“亲”路

  在老乡的帮助下,彭小青认识了刘芳。交往数次后,彭小青知道刘芳是贵州凯里人。令她诧异的是,来自贫穷山区的刘芳,穿的用的都是名牌,而且她还没有固定的工作。“她哪里来那么多钱买这些?”彭小青脑子转开了,想起老乡会上老乡们的猜测,越发的怀疑刘芳就是人贩子。

  乖巧的彭小青每次见了刘芳,总是“芳姐芳姐”的叫个不停。因此,刘芳很喜欢彭小青,热情地将她叫做“妹子”。 一天,彭小青去刘芳的住处,走到刘芳住的房门口,彭小青听到屋子里传出了几个男人的声音。这一听让她大吃一惊,原来,刘芳真的是人贩子,里面那几个男人是她的同伙,他们正在商量如何分钱。

  由于害怕打草惊蛇,彭小青悄悄地退了出来,她想到了报警,在走向派出所的路上,她犹豫了:“有什么证据证明刘芳一伙人是人贩子呢?”思考良久,彭小青决定等有了确切证据之后再报警。想来想去,彭小青想到了刘芳好酒,且每喝必醉。她决定找机会让刘芳喝酒,在她喝醉后套她的话。

  几天后,彭小青单独请刘芳吃饭。她给刘芳点了酒,自己喝的饮料。在彭小青不断敬酒下,刘芳渐渐迷糊了。彭小青套刘芳话时,打开了随身携带的MP4进行录音。她竟然意外地从洋洋自得的刘芳嘴里得知晨晨走失就是他们干的,而且可能被卖到了江西萍乡和湖南株洲。期待已久的答案,让彭小青激动治疗癫痫病需要花费多少钱呢不已。

  彭小青本想把录下来的证据交到派出所,但又怕警察出动会让其他人贩子有所提防,对寻找晨晨带来麻烦。因此,她决定先不忙报案。她脑子里钻出了一个大胆想法:“我还是先将晨晨找回来,再报案!”

  几天后,彭小青在和闵芳说她要回家一趟后,乘上了前往江西萍乡的火车,刚到萍乡火车站,彭小青就遭遇了不幸。走出拥挤的火车站,她准备找个便宜的旅馆住下,而后慢慢地在各个街区寻找晨晨。彭小青摸了摸装钱的紧身口袋,发现口袋被划了一个口子。她赶紧仔细查看,发现口袋里的几百元钱不见了踪影。彭小青知道,她遇到小偷了,一时间身无分文的她手足无措:“我该怎么办?”

  夜幕渐渐降临,身无分文的彭小青只能呆在火车站的候车大厅里。在拥有几十万人口的萍乡寻找晨晨,无疑犹如大海捞针一般。因此,彭小青决定先在萍乡找个工作,有了落脚处后慢慢找晨晨。几天后,彭小青应聘到一家小饭馆当服务员,每月工资400元。她本想在饭馆不忙时,拿着晨晨的照片出去慢慢寻访。可在饭馆每天都很忙,她像陀螺一样,不停地洗碗洗菜,根本没有空闲。一天下来,彭小青累得腰酸腿疼。一个月过去了,她总共只有不到三天时间出去寻访。

  “怎么才能有更多时间呢?”彭小青很郁闷。尽管没想到好办法,拿到工资后,彭小青辞去了饭馆工作。一天,她在一个居民巷里拿着晨晨的照片寻访他时,突然听到一个人在吆喝收废品的声音。彭小青眼前豁然一亮:“我也去拾荒,就可以自己安排时间了。”

  彭小青尽管挺能吃苦,但拾荒的辛苦还是她从未经历的。拾荒时,垃圾堆里不仅臭气熏天,还容易划伤手。才短短几天时间,彭小青的双手被垃圾堆里的硬物弄得布满了裂口。布满裂口的手只要一沾生水,就疼得要命。她强忍裂口的疼痛,坚持拾荒,因为这样的确如她开始所想的那样,她有了更多的时间探访晨晨的下落了。

  一天,在一个小区门口,她看见一个孩子的背影很像晨晨。癫痫病医院地址是彭小青兴奋无比,几步冲过去,从背后将那个孩子抱了起来。那个孩子吓得“哇哇”大哭起来。她这才发现自己抱错了,赶紧将那个孩子放到了地上。这时,一个女人冲过来,愤怒地指着她说:“臭丫头,你想干什么?”彭小青红着脸说: “不好意思,我认错人了。”女人抱着哭闹的小孩说:“你眼睛瞎了,认错了,我看你居心不良,想拐走我家的孩子。”她把彭小青狠狠训斥了一顿。

  幸运终于降临

  时间在彭小青的不断寻访中过去了两个多月,她的脚步走遍了萍乡的大街小巷,还走到了周边乡镇。令她失望的是,并没有找到晨晨。想起人贩子说的话,彭小青把接下来的目的地锁定在湖南株洲。

  到达株洲后,彭小青依旧选择了拾荒。但她没想到,株洲拾荒路上,一场灾难在等着她。一天,彭小青在一个垃圾堆前翻找东西。突然,她耳边响起了一声吆喝:“哪里来的野丫头,竟然敢抢我的地盘。”彭小青回过头,看见一个50多岁的男人正恶狠狠地盯着她。彭小青撒腿跑了。

  上天在彭小青遭遇太多苦难后,终于把幸运降临到了她身上。5个月后,她将株洲市区寻访完毕,又到了株洲的数个乡镇。这天,正在株洲下辖鹿原镇农村拿着照片一家家寻找的她,突然听到了熟悉而稚嫩的声音,寻声望去,发现一个中年妇女牵在手里的女孩,仿佛正是她寻找了半年之久的晨晨。想到上次在萍乡认错人的难堪,她没有急着冲前去相认。

  彭小青心怀忐忑地跟在中年妇女孩子身后仔细观察着。良久,她确定,那个仿佛晨晨的女孩就是她寻找已久的晨晨!彭小青再也无法控制激动的心情,忍不住颤抖着声音大喊道:“晨晨!”奇迹出现了,被中年妇女牵在手里的仿佛晨晨的女孩,迅速地回转了头。她看到了彭小青,喊了一声“小姐姐”就想冲进彭小青的怀抱。但中年妇女死死地拉住了他的手说:“这是个疯子,不要管她。”晨晨争辩道:“她不是疯子,她是我的小姐姐。”晨晨的话,让彭小青半年来经历的各种艰难困厄顿时不见了踪影,她再长沙专治癫痫病的医院也无法抑制流泪的冲动。中年妇女看情况不妙,紧紧地抱起晨晨对彭小青吼道:“哪里来的野丫头,竟然乱认人。这不是什么晨晨,是我的孩子。”说完,中年妇女慌慌张张地离开了,不管在她怀里哭闹着“我要小姐姐”的晨晨。彭小青心里一动,知道买晨晨的家庭不会愿意把晨晨交出来的,多了一个心眼的她远远地跟在后面,直到中年妇女抱着晨晨走进了一个修得很漂亮的楼房里。

  当即,彭小青找到了当地的派出所,向他们报了案。派出所的警察迅速与广州警方取得了联系,广州警方传来的相关资料证实了彭小青说的话。随后,当地警方展开了解救工作。

  警方与广州的闵芳取得了联系。得知孩子在湖南株洲被找到了,闵芳顿时清醒过来,急忙坐上了前往湖南的飞机。看到失而复得长高了许多的孩子,闵芳颤抖着嘴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呆呆地看着孩子,泪水溢满了眼眶。无数个梦里,她梦见孩子回到了身边,一家人幸福地在一起,可是每每从梦里醒来,都是一场空。现在孩子活生生地站在眼前,闵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真的吗?”直到孩子稚嫩的声音喊道:“妈妈,妈妈,我是晨晨,抱抱……”泪眼模糊中,闵芳张开双臂,不顾一切地将晨晨紧紧地抱在怀里:“晨晨,晨晨……”

  解救的警察看着眼前感人的一幕,忍不住眼睛潮湿了。彭小青更是泪流满面。

  办好相关手续,闵芳带着孩子和彭小青返回广州。而此时,株洲和广州两地警方顺着买家顺藤摸瓜,联合行动,将人贩子相继抓获归案。

  回到广州,对彭小青充满感激的闵芳说:“小青,闵姐现在说什么也无法表达心中的感激。不过,闵姐还是要说,谢谢你了!”李宏在听闻孩子被找到后,也赶回了家……

  2009年9月,闵芳的病不治而愈,李宏一家将彭小青送到了职业学校就读,并承担她读书期间的一切费用。人们在知道彭小青历经艰难寻找雇主家走失孩子的事情后,都忍不住对她跷起了大拇指

© wx.kgipd.com  鸟瞰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