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散文精选 >

想念梅子_散文网

1

梅子老是怪我梅子长梅子短这样叫她。

“人家都这么大了你还这样叫,好象叫三五岁的小。你叫妹子多好,听起来又顺口又亲。”在宿舍的楼顶上,梅子边喝可乐边表示对我的不满。

傍晚总是一天中最光景,、晚霞、飞。四月的风从很远的地方飘过来,凉凉的感觉。我回过头去看一袭白衣的梅子,风正飘起她黑黑的长发,看起来那么清丽脱俗。从心里来说,真希望有这样一个妹子。

“叫你梅子你就答应哪来那么多废话!”我把剩下的啤酒全倒进肚子“现在已经不流行叫妹子了。”

“管他流行不流行,我喜欢就好```````”接下来梅子说了一大堆叫她妹子的好处。我躺着看云不去理她,任她说得天地变色日月无光。( 网:www.sanwen.net )

自言自语一通后,发现我根本没听她讲话,梅子很生气的骂我。我则提出条件:再买一瓶啤酒就会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听她再讲一次并会发表我个人的若干看法。

“我不要青岛!”梅子去买啤酒,我在后面边笑边叫。

梅子是我认识的几个当中废话最多的一个。

之所以说她很多废话,是因为她废话确实很多。关于这一点,她也表示承认。记得看完《大话西游》我说唐僧是她老子她也没生气。

“他就是我老子,怎么样?”梅子质问我。

怎么样?我能怎么样?

“你骗人,唐僧是和尚嘛,怎么会有女儿?哈哈``````”我取笑梅子不知事理。

“我是他私生女怎么样?”梅子反驳。

罢罢罢。和梅子贫嘴我还是自愿认输为好。

梅子是属于那种差不多的都在无聊着的人。她可以把死的说活、活的说死,好的说坏、坏的说的更坏。一旦她话匣子打开后那就很难合上。比如:

梅子说世界上最好笑的事情是我在大庭广众之下放了一个响屁。

梅子说世界上既好笑又恐怖的事情是一个鬼放了一个响屁,然后死了。

梅子说世界上既好笑又的事情是我放了一个响屁然后不见了。

“为什么我放屁后不见了是悲伤的事情”我问梅子。

“我买啤酒没人喝了、我怕我钱花不出去。笨蛋!”妹子用食指点点我的头,幽怨的看我一眼。

不是我不懂梅子的心,是我不能害她。很多次傍晚楼顶谈天,我喝梅子买的啤酒、梅子喝我带的可乐的时候,我都想向她说说我的,但每每总是被她大堆废话挡回来。

八年前我过一个女孩,和梅子当下相仿。那是段刻骨铭心的恋爱,就算为她***也不会皱一下眉头的那种。八年过去,我依旧不能忘怀。

如今与梅子成为的缘故也在于此。相仿的年龄、任性的脾气、透明的性格以及说起废话没就没完没了的习惯。

认识梅子是很简单的事情。在公司里你要是不认识梅子那只有两种情况:第一,你是一瞎子。第二,你是一聋子。公司上到老板下到清扫垃圾的临时工阿姨,没有一个不认识新疆好的癫痫医院她。

其实梅子不过是车间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小工,做些很普通的事情,偶尔附带清扫车间垃圾,抹抹车间窗户。可以说梅子存在与否对公司的生产状态绝没有直接或间接影响。比较固定的一项就是把头一天做好的样品送到技术部供我们审核。照例会废话几句才走开,比如某某你眼圈发黑是不是做没睡好啊,某某有没注意昨天晚上蚊子很多啊等等之类。

早上的梅子会向每一个遇见的人问好,而晚上梅子则会向人们道晚安。公司的人对这有礼貌的女孩都有很好的印象,只有我对她的印象由开始的好转变为现在的烦。

“那是个好姑娘啊!”老羊头对我说。

“确实是个好姑娘。”西门吹牛在后面附和,看着我一脸坏笑。

“就是话多点,烦死人了。”我一一回答。

我比梅子大了整整八岁,但这并不能阻碍我们成为朋友,梅子喜欢喝我买给她的可乐,我喜欢梅子屁颠屁颠给我买啤酒的样子,我们都喜欢在傍晚的宿舍楼顶上看风景并天南海北的聊天,谈,说理想。

就目前的情况要避免这样的闲话是几乎不可能的,可我还是尽量做到不要产生负面新闻。很多时候,我在逃避梅子。不能让一个女孩的声名毁在我的手里。

我住五楼第一间,梅子的房间在四楼第一间。她经常在吃过饭趁我洗澡这个间隙敲门,问我喝青岛还是百威。她这样说的潜就是下午我得陪她聊天了,就算有天大的事情去完成也得有梅子的允许让她好取消这次“伟大”的会晤。对,没错,梅子确实说这是“伟大”的会晤。

洗澡完毕我带上冰镇好的饮料到楼顶上等她,通常要很久她才会拿着啤酒满脸怒容走过来。几乎每次如此。

“一个房间五六个人,洗个澡等半小时,真是气死人了。”梅子把啤酒递给我,顺便拿走我带给她的饮料,不忘抱怨几句:“你知道吗?楼下卖啤酒那个老头今天没来,换成个老太婆,说话她又听不见,买瓶酒花五分钟。”

“你没等多久吧?”梅子冲我吐吐舌头,在对面坐下。

我喝着冰得够味的啤酒,懒得理她。

这样的情景不知在傍晚的宿舍楼顶上演了多少回。一开始在别人的注视下很不习惯,等到后来习惯了,又换来冷言冷语。

“梅子。别人都在说你坏话了。”我提醒她。

“说了多少次要你别叫我梅子,要叫妹子!”梅子张牙舞爪向我大叫,然后她问我:“什么坏话?我怎么没听见?你别挑拨我与别人的关系,我不上当。”

“梅子,我们年龄相差太大,走这么近会惹闲话的。”无奈之下我只得把利害点明。

“身正不怕影子斜,我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来了,年龄不是问题,身高不是距离,”

梅子越说越来劲,“更何况他们说坏话也只针对你不会针对我。”

“梅子`````”

“闭嘴!”梅子打断我的话,“我们的是的,高尚的,无私的。你要是再说就证明你心里有鬼。”她说话的样子因夸张而变得滑稽,我只得作罢。

“再说,你不会真喜欢上我吧?呵呵````”梅子在我耳边轻轻说完转身跑开,剩我愣在原地。

五月十日是礼北京十大羊羔疯治疗医院排名拜六,为了能有一个的星期天,为了星期天避开梅子,我很早就做完工作,吃过饭就往外冲。当梅子像往常一样去宿舍叫我时,我已经乘上了去市区的汽车,我想。

大门口,梅子笑得像达·芬奇笔下的蒙娜丽沙。

“嘿!今天下午有事吗?”梅子一脸期待“我没事”的表情。

“有啊,去市区办点事,明天回来。现在我就去打车。”我面无表情无精打采的说。

“真的?!”她高兴得恨不能跳起来,“太好了,我正想约你陪我去市区呢!我得买衣服,顺便去动物园看看,刚好也明天回来。”

忽然有一种被全世界欺骗的感觉在脑子里生成。也像生吞了两条毒蛇,我的胃一阵痉挛。

总之接下来的礼拜天除了乘车的时间我就没坐下来休息过,早上梅子说去看海,我陪她看了两小时。中午顶着烈日,梅子说要去动物园,我就陪她看了两小时那些早就看厌的骆驼和猴之类的动物。中午随便吃了点东西,梅子说要买衣服。我想借故开溜,又不放心只好陪她。后来的事情让我得直想死。梅子拿条裤子会问我好看吗,拿件衣服也问我好看吗。足足花了四个多小时,天色暗下来了,梅子终于买好了衣服:一条牛仔休闲裤,一条连衣裙,一件衬衣。

梅子兴高采烈拉着我上了返程的汽车,像个麻雀样唧唧喳喳叫个不停。我则坚持一言不发。梅子目不转睛看了我一会,突然凑到耳边说了一句话:

“你来市区办事,现在没办就回去,准备啥时候再来?”

我真想一巴掌打在自己脸上。

打电话给老总是我回到宿舍的第一件事——经历如此一天后我必须大睡一天。

从楼下小店买了足够供应一天的啤酒,面包,矿泉水往当间爬,路过梅子房间,与她同住一个房间的女孩子跑出来故意很大声的说:梅子今天买的衣服好漂亮。

洗过澡,胡乱翻了些网页,白天发生的一切让我烦躁至极,我倒头就睡。

可是万万没想到,一个由老天的巨大阴谋,正悄然展开。

2

我被惊天动地的敲门声惊醒,惊天动地敲门声中间夹杂着梅子惊天动地的叫声。看看手机,上面有梅子打来的七个未接电话,再看时间,下午四点一刻,“没道理啊,梅子不会这么早下班的呀?”

打开门,梅子没经我允许就像条鱼一样滑了进来。

“快!快!四川大。”梅子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的说。

“在四川你急啥呢?这儿有没震。”习惯了梅子的小题大做,我又点无动于衷。

“把电脑打开,我要看!”梅子的口吻不容犹豫。

她不会上网,只得相求于我。

我慢吞吞打开电脑,调出新浪首页,粗略讲了下鼠标的用法,并告诉她饮料放置的位置不用客气就是别打扰我之后,倒头又睡。

梅子的沉默让我无所适从,我不担心她在“沉没中死亡”,而担心她在“沉没中爆发”。事实上梅子并没有打扰我,这一次我睡得很沉,后来还做了个——八年前的女友回心转意,又在即将和我拥抱的当口被外星人带走了,我望着飞船大哭特哭,最后把自己哭醒了。

透过窗户看出去,外面已是华灯初上郑州癫痫病治疗哪家强。房间里却很黑,梅子在电脑前盯着显示器一动不动,再次看看表,晚上八点多十分,该吃饭了,叫两声梅子,没答应,我走过去一看,新浪网的头条就是四川大地震的新闻。我啪一下关掉电脑,拉着妹子往外走。

从宿舍到饭庄的路上梅子一言不发,问她吃什么也不回答。我有些生气,随便点了俩小菜,兀自喝着啤酒。回去的路上我讲了很多笑话:猪八戒哪里比孙悟空强?体重嘛;孙悟空什么地方比唐僧强。他毛多嘛``````

换梅子会笑得前仰后合并发誓回讲两个比这更可笑的笑话。但现在她依旧不说话。

这丫头今天遇见难事了,她显得心事重重。

没有废话的梅子让我大为恼火。

第二天上班办公室像油炸开了锅,无非就是地震的事情,我向来不关心国家大事,一句也插不上。老是觉得像丢了什么东西,就在椅子上抱着茶杯思来想去。

一大早了怎么还不见梅子?车间不见人,也不闻人语响,打她手机,她不接听老让张学友唱歌给我听。

无论如何这都是无聊的一天,见着梅子烦,见不着梅子也烦。吃罢饭,逼自己睡下,躺在床上给她发信息,打电话,没有任何回音。看来她今天不会找我聊天了。我躺在床上不停的想梅子,想她无中生有,想她小题大做,想她讨厌的废话和屁颠屁颠跑去买啤酒的样子。

“我真有那么讨厌吗?”每次梅子把我惹生气后这样问我,“人家只不过不想看你闷闷不乐的样子,想让你开心一点嘛。”

嘟着嘴唇的梅子其实真的很可爱很可爱。我再次掏出手机,给她写短信:梅子,你在哪里?我想听你废话想和你聊天我很想你。

醒来的时候梅子就坐在床头,吓我一大跳。

“怎么进来的?谁叫你进来的?你哪来的钥匙?”我一连串的问题抛给她。

“有个人打了二十个电话给我,又发信息说想找我聊天很想我,我就飞过来了。早知道是你我就不来了。”梅子大声乱说一通:“把钥匙插门上就睡了,才一天不见我就像丢魂一样。”

“去哪了?怎么电话也不回个。你想急死人哪你。”我继续向她抱怨。

“去财务部了,结工资。我要去四川,救人!”她把手握成拳头,在我面前晃晃,“车票也买好了,你的,我的。明天早上就起程,请假很简单的,你陪我去四川救人吧!”说着,变戏法般掏出两张车票。

去四川?救人?我难以置信的看着梅子:“还是别去了,去了也是累赘,给四川同胞白添乱。你看自己那样子,救谁呢?”

“所以才叫你一起的嘛。”梅子喝了口水,继续分析我去的好处“我们俩一起有个照应,再说我一个人也有点害怕。”

“我?!”我冲梅子大叫,“我连自己都救不了,我还能拯救谁。算了吧你,我不去!”为了不让梅子有一点希望,我又加大音量,以毋庸质疑的口吻说“不去!真不去!”

几千里外跑过去救人,这无疑是天方夜谈。何况我去有什么用处呢?一个爬五楼也上气接不了下气的人。

梅子还想说什么,我用手势制止了她。小孩子的想法多数有点冲动,缓缓也就好了。

天没亮,梅子打电话给我,她要走了,希望我能送送。<看癫痫病哪家有名阿/p>

我火速穿好衣服往楼下跑,这丫头铁定疯了。

梅子拉着个密码箱和几个女孩子站在路灯下,路灯下的梅子显得更家娇小,头发也剪了。我的心开始隐隐作痛。

“梅子你要不要再想想,去那边可能会有些麻烦。”我很心虚,怕他问及我会不会去。

梅子冲我笑“你不送我去车站啊?”

我拉着密码箱与梅子一起上了TAXI。

梅子又变成了那个废话很多的梅子,说这说那,在等车的半个多小时里,她一直说个不停。丝毫没有的。

“真是个的!”我有些自惭形秽。

“谢谢你这段时间来的照顾。”梅子的声音一下变的阴沉,“从来没有一个人让我有这样温暖的感觉,你讨厌我,但是你关心我,你能容忍我讲废话,你也买可乐给我喝。”

“梅子,很抱歉,由于我的懦弱我不能陪你。但是你回来我还会买可乐给你喝,听你讲话,陪你聊天。”泪水在眼睛里打转,我努力不让它们滚出来。

“我理解。也不怪你。只是,你为什么不把自己从自己的壳里走出来?有些事情过去了就算了,开始新的才是最重要的。现在像你这样守着一棵树的人不多了,明白吗?你别问我怎么知道,反正我知道就是了,到了那边我会第一个给你打电话``````”梅子开始抽泣。

我们挥手作别。列车拉响了刺耳的汽笛,我在站台上使劲挥手,梅子也向我回首,我看见眼泪顺着她白皙的脸颊流下来,流下来``````

梅子走的时候我竟然连一句最起码的诸如“一路顺风”这样的祝福都没向她说,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她从视线里消失。

3

六天之后我接到了梅子的电话。

“对不起,这么久才给你打电话。”梅子向我抱歉,“现在一切很困难,包括走路。随处都是受伤的人流,还有很多人的尸体。”梅子又哭了“那些小孩,还那么小,书包还在地上,住在帐篷里```````”

她说起话来依旧没完没了没个重点。她告诉我在一个临时组成的护理队里帮忙,做些简单的事情,当下是趁到城里拿药的时间给我打电话。

我想问些具体情况,却一直没插上嘴。

“我回来要和你。”梅子说完这句话后,挂掉了电话。

我的左手拿着手机僵在空中,久久不肯收回来。

从那以后,梅子再没给我打过电话。

向她以前宿舍的同事打听,有人说她想留在那地方不会来了,有的也说她在救灾中认识了一个男孩,后来随他走了````如此很多种说法。

一个平时比较要好的女孩说我既然现在这么着急打听当初为何不同她一块去?她翻出梅子临行前发给她的短信,看得出,梅子对我很失望。

傍晚总是一天中最美的光景,夕阳、晚霞、飞鸟。七月的风从很远的地方飘过来,凉凉的感觉。

“为什么我不陪她一起去呢?”躺在宿舍楼顶上,我一遍遍问自己。

喝着梅子最爱喝的可乐,我不断以前谈天的情景,还有梅子说过的废话。我无可救药的着亲爱的梅子。

首发散文网:

© wx.kgipd.com  鸟瞰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